熱門搜索:快妖精 家居 紅木 活動 展會 招商 廠家
園區新聞
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園區新聞
極簡和新中式家具設計背後藏著“輕審美”
信息來源:信息中心 更新時間:2019-09-04 收藏此頁

摩天大樓、苗條模特、簡約家具,它們纖細、輕盈,在美上的複雜淵源如今用輕審美一個詞就足以詮釋。

家具的“輕”從房屋建築來。19世紀90年代開始,歐洲建築界逐漸流行起功能主義,這樣的背景下,美等同於簡潔、經濟、與用途相配的形狀和形式,複雜裝飾發起的戰爭催生了極簡主義,設計先驅也從建築吸取靈感,創造了“鏤空、‘經濟’、理性的家具,傳遞出輕盈的氣質。”包豪斯現代設計教學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掉隨性、過度的裝飾,以源於功能的合理和簡潔取而代之。這種西方設計思維和培養起的輕審美,一直影響著當代中國設計。

功能主義、極簡主義也經曆了極大的成長,從簡單基礎的幾何形狀、單純的色彩、單一傳統的材質,到具備律動和弧線,建築和家具越來越具有動感、具有活力,帶來視覺和心靈的愉悅,讓人似乎能感受生命輕盈的形態。同時,新材料、新技術讓仿生物形態設計成為可能,舒適這件事也找到了比使用厚重材料更輕盈、更精細的表達。家具輕量化很大程度歸功於新材料出現,與輕審美也有密不可分的關係。

新材料更好地詮釋了體態輕盈、簡潔又富律動的家具,如沙裏寧的鬱金香椅擁有曲線外形、模壓塑料椅麵和獨特的基座

新材料更好地詮釋了體態輕盈、簡潔又富律動的家具,如沙裏寧的鬱金香椅擁有曲線外形、模壓塑料椅麵和獨特的基座

如今款式多樣的懶人沙發,前身是薩科著名的豆袋椅,早在1968年,它就以可隨處移動、貼合人體的多形態見證了對輕和舒適的追求

如今款式多樣的懶人沙發,前身是薩科著名的豆袋椅,早在1968年,它就以可隨處移動、貼合人體的多形態見證了對輕和舒適的追求

時下,新中式家具設計也在“少即是多”的原則上進行“輕”的探索。簡約、輕盈,空靈、優美等詞常被用來描述新中式家具,這也是它在“輕”的成就。

新中式家具強調東方境界,禪宗的清淨寡欲、道教的“大道至簡”等都是東方極簡的文化根源,在主題上它反映的是人與自然的關係。西方極簡的文化根源則是宗教、包豪斯主義,反映人與技術的關係,注重輪廓的自由灑脫,常常給人前衛的科技感、抽象感。

東方極簡在主題上反映的是人與自然的關係

東方極簡在主題上反映的是人與自然的關係

西方極簡給人前衛的科技感、抽象感

西方極簡給人前衛的科技感、抽象感

少一點無謂的裝飾、用最簡單的線條造型,現在,新中式家具還在模仿西方極簡的思路,甚至是為了節省材料、簡化工序、擺進有限空間才在設計上做減法,這是一種理性、冷漠的“輕”而不是詩意、感性的“輕”。另一邊,某些視覺上的、感性的“輕”又產生了浮誇、不合理的造型,無法滿足舒適需求。盡管大家都知道形式與功能同等重要,但真正令人驚歎的作品仍然屈指可數。

在當下傳統文化複興的背景下,雖然達不到傑作的高度,但不少新中式家具卻還是具備打動公眾的品質和能力,特別是新中式紅木家具,它在榫卯技法和工藝追求上形成了強大的質量優勢,品牌主張回歸自然、築造一方人文淨土的精神減負作用,吸引了大批不同年齡的擁躉。

裝飾美學不再根除於“輕”之外

還是在建築界,一種以規律重複、繁複多樣展示美感的裝飾邏輯,正創造全新的“輕”,利波維茨基稱它們會讓人聯想起織物、鞣革製品和金銀製器。如北京鳥巢體育館,它絕對是複雜而輕盈的,那是設計和材料創新的統一體。

當裝飾成為結構的組成部分,而不再是固定位置上的點綴,它就是不受驅逐的。裝飾的圖案化、細膩化、結構化,會讓家具呈現突出的獨特性,滿足多元發展的輕審美。

上一篇:沒有了

聯係地址:

廣東省梅州市快妖精縣經濟開發區進城大道

招商熱線:

0753-4218888

郵箱地址:

wuhuahongmu@163.com

Copyright © 2016-2019 快妖精紅木文化產業園.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17011422號-1

技術支持:品牌紅木